前端管理

管理員身份可於登入後,進行網站的前端管理。

92林秀怡
【就讀性別所對於受訪者的意義?】

對於性別議題一直保持高度興趣,畢業後就投身女性倡議組織實務肉搏的秀怡,於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工作到第3年時,開始覺得想要充實自己在性別議題論述上的知識,決定回學校進修;在考量相較國內幾間相關的性別研究所專長後,因而選擇到能夠探究到性別多元議題的高醫性別所就讀。

進入到性別所後,許多的學習與思考是超出她原先想像的。秀怡本身是社會系畢業的學生,但早年性別議題在台灣鮮少開課,即便有設課,也是單門課程選修,由生活中出發引導反思與批判、較缺乏系統性的訓練。因此在性別所是她第一次發現性別議題面向極廣,幾乎各個領域都有性別觀點與論述;最令她驚艷的即是所內老師雖各有專長,但每位老師皆能用多元觀點與厚實的論述基礎,鼓勵學生進行性/性別議題的思辨與論述。

就讀性別所的意義對於秀怡來說,除了是工作多年後的充電以外,在研究所階段的全職研究生身分,還令她可以有更多地空間與時間於學術及日常思辨多樣的性別議題,跳脫自己以往在就職經驗中所學習到的性別議題框架。在這樣的學術訓練下,對她後續的職涯發展相當助益,也拓寬、開啟了她不同的視角。

職涯發展的抉擇之路?

「其實我的職涯規劃都是剛好的。運氣真的很好,一路都是這樣走過來,可以彈性的工作,又做自己喜歡的事。」秀怡。

在大學畢業之後,秀怡曾經先做了1年非婦女運動的工作,而後才進入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簡稱北市女權會)。這一待就是3年;這3年的工作主要是在家庭暴力的議題上耕耘,執行加害人處遇服務計畫,也因為當時家暴法才剛上路,所以可說是一路邊做邊學、沒有人帶領、一路摸索的歷程。因此到性別所當全職學生、學習到更多元的性別觀點後,秀怡認真思考過自己畢業後可能的方向。或許可以嘗試從事非婦女運動、但又與性別有所關連的工作。

轉換領域的學習

會想要在職涯跑道上轉換、走看看不同的路,一來是因為秀怡認為台灣婦運已經有很多人是投入在直接工作中的,她認為在此一領域中並不缺少這樣的人才。但在她深入了解性別之後,秀怡認為如果性別是一個思維、是批判、是一種如何理解世界的視角,那麼如果思想與觀點才是性別議題的核心,她就好奇能這樣的觀點轉換,能否發揮在各個不同的領域當中?

所以,在性別所畢業後,秀怡便不考慮回到她原先熟悉的婦運團體就職,毅然決然地進入陽明公共衛生所擔任研究助理一職,負責與健保研究相關的質性研究計畫。那時,她認為公衛所跟女性健康的公共政策推動有關,也許在結構上可以產生影響力,所以才會嘗試這樣的一份工作。

然而在進入職場後,她才發現到不同領域內存有不同的框架限制。在公衛體系中,職員及助理間的上下關係是相當顯明、嚴格且僵化的,較難能想到什麼巧思就被組織支持,又或較難被同事鼓勵嘗試突破。這和秀怡對於女性主義的認知是相當衝突的一段經驗。長久以來,她所習慣的工作模式,都是鼓勵打破框架與體制、積極批判與提出意見的;然而在不同學科傳統的體系中卻是受到層層束縛。如此一來便與她當時在轉換領域的期待、期望在鬆動結構上有所發揮的想望相互違背…

專職研究助理的工作還做不到1年,秀怡就發現自己還是比較喜歡有挑戰性、有彈性的倡議型社會運動工作;所以當王秀雲老師詢問她對於高雄婦女新知的總幹事職缺有無興趣時,一來秀怡考量自己沒有在台北以外的地方工作過,好奇就職經驗能否有所不同;二來便是組織開出具有挑戰性的工作內容讓其深受吸引,讓她不久後便接受了此一工作的邀約,且職務一路就做了6年。

在高新知的職涯經驗,讓秀怡紮紮實實的學習到何謂「在地婦運」。令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經驗,就是她到內門教會倡議性騷擾議題時的那次;依她過往的工作經歷,在討論此議題時按理是駕輕就熟的,但她卻輕忽了不同環境與文化差異的重要性,也忘記考量參與群眾的背景差異。當時若不是內門教會的牧師,一字一句地幫她做了整整2小時的台語翻譯,其實教會內的多數群眾─新住民與老人們,會完全無法了解她所放映的電影內容與性騷議題的關聯性為何。透過這經驗,秀怡才知道過往在台北的工作經驗以政策推動與政府組織作為倡議對象,不算是真正執行過在地婦運,而她也完全沒有想過該如何深入自己所不熟悉的社群與社區中工作;也未曾想過對於看不懂字幕、只聽得懂台語的人來說,倡議內容是需要翻轉語言、並且許多的用詞與專業名詞都需要經過轉譯與拆解,才能有辦法深入當地人的內心。

累積不同在的經驗後,秀怡換到婦女新知基金會工作又已歷時近6年,對於她來說,雖然在婦團領域工作了十多年,但能做自己喜歡的性別倡議工作,且不斷找到新的突破與挑戰,看見更多性別倡議空間是很有趣的。

性別所階段的培力與準備?

回想過往在性別所修課期間,秀怡認為即便當時不是每一門科目都讀到多麼精深,但每一門科目的理論、概念,卻環環相扣地影響了她往後在職場上對於性別議題的耕耘。舉例來說:勞動與身體過去在研究所都有專門的授課課程,但那時就僅止於把文獻唸懂、了解核心概念;現在,當概念套用於目前的社會現象時,卻能與實務經驗結合。如情緒勞動一詞,就可以立即連結到2016年的華航罷工,以及社會工作者們的工作型態。

當理論與工作實務經驗結合後,秀怡便發現到過往在性別運動上很少談到女性的勞動處境;因此從性別所畢業之後,自己在工作中就很像一直在跟過去的學術經驗做對話。這當然也會呼應個人對不同性別議題的關注喜好,而秀怡對於性別議題的關注往往都是跟著自己的生命歷程在走(如:秀怡在自己較年幼的時候關心優生保健法、性別所畢業後關心工作權、到了現在她開始關心女性勞動、長照議題),因此她認為性別倡議的工作領域相當有趣,在不同的生命階段,她總會找到不同好玩的、有趣的議題可以讓其探討。

因此,秀怡覺得在唸性別之前,首先要先瞭解,它絕非一個獨立的學門或專長。學性別是為了能讓我們在各自不同的工作場域中發揮、轉換性別的知識擴至實務領域,於各自不同的工作場域中將性別帶入,補足社會上每個可讓性別發揮的空間。

而在性別所期間一定要培養的,就是敏感度訓練!接觸實務議題時,很快就能發現思辨與敏感度是不同的。因為在職場上其實有很多工具可幫助我們做性別議題的延伸思考,但若敏感度不足,就很難進入議題核心,或思辨到真正的內部議題。秀怡建議培力自我的方法,就是在求學階段先在每個性別事件上思想自己的論點,察覺自己是如何看待這些事件的;另外就是多方的閱讀、閱聽,如:看日劇,利用生活化的素材來解構這些性別議題的核心概念。這樣的操練,會有助於我們增加推廣性別平權的技巧。

最後,秀怡認為過去在性別所求學經驗每一門課的大量文獻閱讀,都對於她現今在職業上之性別議題分析很有幫助,環環相扣,沒有哪門課較重要或次重要之分。並且她鼓勵大家在現今這個多媒體的世代,於求學階段就開始訓練如何運用200字以內的文章講述一個事件,或利用30秒的短片來分析一個議題。如何有效讓閱聽人讀懂,這重要的行銷技巧就不僅止於性別知識而已,如:制度、法律與歷史等,都是學生們可以自行學習的部分喔!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