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端管理

管理員身份可於登入後,進行網站的前端管理。

最新消息


日子悄悄的在性別所薰陶之下也過了半學期,是不是也漸漸的在我身上起了化學作用,是的,我開始檢視在我生活周遭的所蘊藏的意義,性別社會學的確是一門有趣的課程,我們一路從語言意含、個人特質、性的秘密走到家庭和工作,他涵蓋的範圍相當的廣泛,但是,也讓我們在這麼多的領域裡發現無所不在的父權是怎麼潛移默化我們的。

我,為甚麼知道我自己是一個女性,因為小時候我媽媽就會拿裙子給我穿並且幫我留了一頭長髮讓他可以綁公主頭或是辮子,難道因為這樣我就知道我是個女生嗎?一直到長大了一點我知道我跟男生不同,因為我沒有陰莖,所以我就是女生,原來這世界這麼單純只有男女之分,而且劃分的方式只是有無陰莖,而且男女授受不親分成男生一國女生一國,如果說出xxx喜歡ooo還會被同伴取笑,男生愛女生、女生愛男生羞羞臉,那時我們不懂愛,更不懂女生女生牽手或是男生男生抱在一起有什麼奇怪或是不正常或是不可以,我們也不懂除了有無陰莖的差別之外,男女還有什麼不同,我們一起打掃教室,輪到值日生的人就要到垃圾,所有人都要搬桌椅,都要為教室的清潔盡一份心力,沒有人可以免除打掃這件事,教室裡老師最大,他說的話就是要遵守這是他給我們的規定,我們從來不會去挑戰他,因為這是相當合理的一件事,所有屬於班上的人都一起打掃教室,合情合理也是相當公平,而且老師公平到工作分配都是用抽籤的,所以我們從來不去挑戰那個權威。

人會不斷的長大,也是不斷的經過社會化,我開始受到限制了,有時後我覺得長頭髮很麻煩要綁起來要整理,所以我想剪短,然後我就被提醒說不要剪太短不然會像男生,然後我開始發現社會限制我們的同性愛,並且告訴我們不男不女的裝扮和行為是脫序不正常的,然後教室裡再也不是平等分工了,男生被分配到公共區域打掃,女生依然在教室裡。然而我們不太容易察覺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地方出錯了,因為那個權威依然存在,但是他已經不是來自老師的規範,而是這整個社會體制在你經過社會化的過程中,慢慢的內化到體內了。

這一套系統就像一顆魔豆在內心發芽,捆綁我的思緒,告訴我不要去挑戰這一切既有的現象,並且畫出一道最小阻力的路給我,還放了一個告示牌說這會帶你通往璀璨光明的未來,但是,當我越來越體認到性別這件事的時候,我發現這條路可能會是我不開心的來源,因為他很可能會把我限制在家庭裡,讓我的生活重心只有伴侶和小孩和家事,這是多麼不公平的一件事啊!可是我為甚麼這麼害怕這件事,現在雙薪家庭很多,女生一樣可以去外面工作有自己的事業,雖然社會結構改變了,那個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還是一樣深植人心,從家庭生活就可以知道了,媽媽希望我學會做家事學會做菜,爸爸希望我可以打扮的淑女一點不要總是穿褲子不要總是外務很多,他們內心還是有一個期望,希望你成為未來家庭的一個賢內助,儘管他們知道我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標,他們依然會告訴我說以後找個好老公嫁了,聽起來是多麼多沈重又是多麼的生氣,結婚意味著很多事情的轉變,他給我們一個新的身份並提供一套文化概念叫我們該如何做,自此我們就成為那個角色,我們的一生就這樣不斷的轉變,從這個角色到另一個角色,有時候還會重疊或是衝突,這是有一個什麼樣的推手在監督我們讓這些事情合理化,就是讓這個社會假裝平和發展的文化結構。

家庭應該是建構我們身份的第一個場所,他型塑我們成為怎麼樣的一個角色,慢慢的這個力量轉到了學校教育在轉到社會文化,這一連串的過程其實就是一種文化的複製,在家裏我們總是看到母親在做家事,父親出門工作;學校的教育課程裡也呈現母親是和藹的照顧者,父親是嚴厲的掌權者;社會文化給的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訴我們男生應該怎麼樣女生應該怎麼樣,到底誰在鞏固這個父權,正是所有參與社會的每一個人。雖然在學校教育的某一個階段我們曾經平均分配打掃工作,那是因為我們有一個無可抵禦的權力在控制我們,而且我們這些在做打掃工作的人都是在同一個平台上,沒有誰有特權,就算某一個人家裡很有錢他還是跟大家一樣平等,要做自己該做的部份,或許,我們如果要把家庭分工這件事平均的讓家裏的成員分擔的話,我們就必須要有這樣的條件,就是大家都很平等而且權力一樣,做家事這件事並不是單純的家庭分工不均,他背後所隱藏很多意含,第一,他加強了女性是照顧者的刻板印象;第二,他加強了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文化;第三,他加強了男性擁有壓迫他人權力的形象;第四,他型塑異性戀麥片盒家庭的完美形象,在這些意義之下我們又複製牢不可破的父權思想。

這四件事相當的值得被注意,他們是相互關聯的,而且還要一併把社會結構拉進來思考,從農業社會開始,家庭和事業是不分內外的,但是到了工業社會之後,機器取代了人力讓整個社會的運作方式改變,不需要這麼多的人力的時候,我們把力氣比較小比較嬌弱的女性趕出市場,讓他們在家裏做做雜工和打理家庭,把感覺比較有能力和比較有用的男性放在市場上成為主力,因此我們就建構了男主外女主內的意識了,當男性在外工作一整天他會覺得他為這個家庭辛苦賺錢,整個家庭應該以他為重以他為主,而且他在外沒時間也沒精力可以照顧家裏的老人與小孩,社會又不斷的塑造女性是溫柔的、細膩的形象,因此把照顧這樣的責任交付給女性,然後又不斷的加強如果把家庭打理的很好是完美的、是理想的、是人人稱羨的輿論,這一連串像是陰謀一樣徹底的影響我們,讓女性不管在哪個領域都被標示著軟弱的、喜歡照顧的、沒有權力的、依賴的等,依循著這些特質,社會把女性囚禁在家裏,製造一個幻想讓女性覺得在家庭裡是受保護的、安全的、平和的等,抹滅了女性在市場競爭的能力以及奪取女性追求自主的自由,這一切都是為了要更鞏固父權,保護男性的權威能夠繼續延伸。

難道這樣的社會建構就讓我成為一個全然的完美女性,一個會煮飯會打掃會做全部的家事,或是會生小孩會帶小孩等,不是的,如果用社會的標準來幫我打分數,我想我不是一個高分的女生,但是,到底是誰要來幫我打分數,是誰來定這個完美的標準,是誰拿著那一把尺在做哪一種測量,依然是我們的文化社會。我從很久以前或許是高中或許是大學,當我開始認識愛這件事的時候,我就發現這個世界的愛是很多元的,國中的時候有些女生打扮得很中性,始終排斥學校制服裙,那時候覺得這只是姊妹情誼,雖然當時就聽過同性戀,但是我對同性戀的認識實在帶單薄了,也就這樣在姊妹情誼的包裝下解釋了死黨愛女生這件事,到了高中我喜歡上一個學長,但是他拒絕我,因為他告訴我說他是同性戀,而且他希望我可以保密,那時我還是不太懂同性戀,我只是想說他可能喜歡的是男生而且這件事是不能說的,一直到畢業後大概也有半年的時間,我在學校附近的巷子遇到他了,他牽著一個女生還是我高中隔壁班的女生,頓時我疑惑了,那是很迷惘的。一直到大學這個相當多元的環境,我認識了好多同性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念社會系的緣故,老師們都不排斥而且相當大方的接受,所以同性戀在系上也不再躲躲藏藏,我也開始和他們有更多的接觸,我想我是幸運的,有一個這麼開放的地方讓我認識這一個群體,因為社會上大多數的愛情故事、性愛技巧、相處模式都是以異性戀為主體,倘若身為一個同性戀,他可能毫不費力的就可以得知異性戀之間是怎麼一會事,但是身為異性戀,我不但不容易得知甚是還可能獲得錯誤的訊息,所以認識新朋友也讓我開始認識同性戀,我還是覺得我所知道的依然是很片面的,但是,要全然了解一件事本來就不是這麼簡單。

愛這件事是很多元的,我體認到它是不分性別和年齡的,愛是真實的存在只是建立在不同的詮釋和意含,當異性戀和同性戀的概念產生不同的差異,愛這件事就被賦予不同的意義衝突就會產生,就會有同性戀是不正常的論述出現,這個論述會成立也是因為我們的父權把異性戀視為正常的,父權體制把他約化成兩種對立的情感,一是異性戀另一是同性戀,他也這樣依據的劃分男人和女人、公領域和私領域、有權力和沒有權力的,所有的事情都被簡化了就好像告訴我們如果不在劃分的兩者之間選擇其一的話,我們就會被社會歸類成異類,也表示我們被排除在社會結構和社會關心之外,是不必受到重視的,但是事情就這麼簡單嗎?不是的,很多時候我們在選擇的時候找不到我們的歸屬,就算有了歸屬,我們還是會感到被所謂的正規所壓迫,產生性別不平等、階級不平等、種族不平等很多種的不平等就在此產生。

那為什麼會不平等,因為有差異,如果兩個人都在同樣的平台上同樣的情境下,就不會去談何謂平等,享有的權力和地位都相同,看不見差異我們就不會看見不同,沒有不同就不會不平等,正是因為差異的存在,不同的條件才會要求平等,社會沒有給男人和女人同樣的工作權力,所以女人起身要求平等,但是社會在提供選擇的時候就已經先標示說什麼事適合女性的什麼事適合男性的,當社會結構做出這樣初步的劃分時就已經限制了選擇的權力,雖然提供了工作機會,依然將女人放在低階層的工作,並且用女人可能隨時會懷孕會生育,所以高階層的工作不適合,因為高階層的工作需要持續性需要決策,如果女人去生育與公司產生了斷層這樣會影響公司的營運,這樣一套得論述下來,我看見的不只是父權用生育的自主權在壓迫女性,還有資本主義以賺取利潤為目標打壓女性。

我們不能指著一個男人說你壓迫到我了,他可能會覺得很冤枉不知道是哪裡壓迫別人,我們要退一步看到整個事情的面向,不是讓步,不平等並不是針對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我們要看到結構在背後操控,但是他操控的也不是個人,而是社會,又讓我們存在社會裡卻渾然不知,這樣的社會現象是我們的文化觀念長年累積下來的,而且對於差異和不平等和被壓迫的經驗,都隨著女性所處資本主義和父權還有受到歧視的社會位置而有所不同,因此我們很難一一的把問題抓出來解決,要把女性的問題放在社會的脈絡下來檢視,而且要從差異的觀點作為出發點去提出不同的差異,儘管現在我們沒辦法把父權制度給擊垮,但是我們應該學會尊重差異而不是把差異抹平或是排除,尊重女性的生育和工作能力、尊重同性戀的愛、我們要把我們的地位提高,讓大家都看到我們,讓大家知道不管是男人、女人、同性戀、異性戀等,只要是身為人的身份就應該做到法律上制定的人人平點的尊重,性別的議題是一個需要長時間努力和進步的過程,我們要不斷的提倡性別意識,並且讓他慢慢內化,融入成長過程中社會化的一部分,這樣觀念才會覺醒才能夠使社會結構有所轉變,這是值得努力的而且是可以看到成果的,就算他的速度相當的緩慢,但是,如果我們停止了這些行為,所有的成效就會化成烏有,父權就會繼續荼毒我們千萬的世代。

 

 

Go to top